社交媒体bot泛滥,皮尤研究发现:多数国外网民将其看作“阴谋的化身”

编者按: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 ,36氪经授权发布。

自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以来,许多美国人对网上,尤其是社交媒体上存在的假消息表示担忧。最近,国会听证会以及社交媒体网站和学术研究人员的调查表明,社交媒体机器人(social media bots)是导致假消息传播的因素之一。

皮尤研究中心2018下半年进行了一项调查,被调查者是皮尤研究中心“美国趋势小组”的用户代表,共有4581名美国成年人,此前他们也参与了皮尤研究中心对Twitter上机器人的研究。

社交媒体bot泛滥,皮尤研究发现:多数国外网民将其看作“阴谋的化身”
社交媒体bot泛滥,皮尤研究发现:多数国外网民将其看作“阴谋的化身”

社交媒体机器人是指在没有人参与的情况下,在社交媒体网站上发布内容并与他人互动的独立账户。本期全媒派精编皮尤研究中心针对社交媒体机器人的深度报告,一探这些社交内容工具在国外网民心中的形象,其究竟是“阴谋化身”,还是“得力助手”?

发现一: 大部分听说过机器人,多数用户存敌意

这个话题引起了很多民众的注意:大约三分之二的美国人(66%)听说过社交媒体机器人,但对此十分了解的人要少得多(16%)。虽然大多数美国人都听说过社交媒体机器人,但关于社交媒体机器人的争论并没有以同样的比率深入到公众的各个角落。

美国年轻人比老年人更有可能听说过社交媒体机器人。大约四分之三的18-29岁和30-49岁的美国人(分别为78%和76%)听说过机器人,相比之下,50-64岁的美国人中有58%听说过机器人,65岁或以上的美国人中约有一半(49%)听说过机器人。同样的模式也适用于比较他们听到了多少,年轻的美国人比他们的长辈更有可能听到很多或一些关于机器人的事情。

由教育带来的熟悉程度也有差异,党派关系也有较小的影响。大约四分之三有大学学历的美国人(78%)听说过社交媒体机器人,相比之下,只有55%的受过高中教育的人听说过社交媒体机器人。此外,民主党人和倾向民主党的无党派人士比共和党人和倾向共和党的无党派人士更有可能听说过社交媒体机器人(分别为72%和61%)。

社交媒体bot泛滥,皮尤研究发现:多数国外网民将其看作“阴谋的化身”
社交媒体bot泛滥,皮尤研究发现:多数国外网民将其看作“阴谋的化身”

在意识到这一现象的人中,绝大多数人担心机器人账户正在被恶意使用,80%听说过机器人的人认为,这些账户大多用于不良目的,而只有17%的人认为它们大多用于良好目的。

这一广泛的共识在各人口群体中是一致的。例如,大约八成的共和党人和倾向共和党的无党派人士以及民主党和倾向民主党的无党派人士都听说过机器人,他们怀疑机器人主要被用于恶意目的(分别占84%和78%)。

社交媒体bot泛滥,皮尤研究发现:多数国外网民将其看作“阴谋的化身”
社交媒体bot泛滥,皮尤研究发现:多数国外网民将其看作“阴谋的化身”

公众不仅普遍对社交媒体机器人持负面看法,而且对甄别出社交媒体机器人也不太有信心。在听说过机器人的人群中,只有大约一半(47%)对自己能认出机器人比较有信心,只有7%的人非常自信,38%的人不太自信,15%的人表示一点都不自信。这与美国人对自己发现虚构新闻能力的信心形成了鲜明对比:在2016年12月的一项调查中,84%的美国人对自己识别虚构新闻的能力或多或少较有信心。

发现二: 多数人认为,机器人报道对公众有负面影响

虽然社交媒体机器人可以用于许多不同的用途,但公众的讨论大多是关于它们在新闻传播中的应用。公众似乎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而且许多人认为,美国人在社交媒体上获得的新闻中至少有一部分来自机器人。

大约81%听说过机器人的用户表示,机器人账户或多或少要为美国人在社交媒体上获得的新闻负责,尽管认为大量信息来自机器人的人较少(17%)。皮尤研究中心之前针对50多个热门新闻网站的10万多条推特链接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分享的链接中59%被怀疑来自机器人。

社交媒体bot泛滥,皮尤研究发现:多数国外网民将其看作“阴谋的化身”
社交媒体bot泛滥,皮尤研究发现:多数国外网民将其看作“阴谋的化身”

正如美国人大多数关心机器人一样,大多数人也认为机器人对新闻的参与是负面的,至少当涉及到公众对新闻的认知程度时是这样的。大约三分之二听说过社交媒体机器人的人(66%)认为,这些账户对美国人对新闻事件和问题的认知程度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相比之下,只有11%的人认为机器人的作用是积极的,约21%的人认为机器人没有多大作用。

更重要的是,那些认为机器人应该为社交媒体上相当大一部分新闻负责的人(前文提及的17%),也更有可能认为机器人对公众认知新闻有负面影响。在那些说社交媒体上至少有相当数量的新闻来自机器人的人中,72%的人认为机器人对美国人对新闻的认知程度有负面影响(高于平均的66%),相比之下,11%的人说机器人有积极的影响,17%的人说他们没有影响。

在不同的人口统计群体中没有多少不同之处,人们普遍认为,至少相当一部分美国人在社交媒体上看到的新闻来自机器人,而机器人对美国人的新闻认知程度有负面影响。

社交媒体bot泛滥,皮尤研究发现:多数国外网民将其看作“阴谋的化身”
社交媒体bot泛滥,皮尤研究发现:多数国外网民将其看作“阴谋的化身”

发现三: 在社交媒体机器人的用途上,人们的观点有细微差别

虽然社交媒体机器人在公众中很大程度上具有负面意义,但某些用途似乎比其他用途更容易被接受。当那些听说过机器人的人被问及社交媒体机器人的九种使用方式时,最受支持的用途为:政府机构使用机器人发布紧急更新。78%的听说过机器人的人认为这种做法是可以接受的。

另一方面,一个组织或个人使用机器人来分享虚假信息是受到坚决反对的,92%听说过机器人的人认为这是不可接受的做法。绝大多数人还反对名人使用机器人来获得更多的社交媒体关注者(67%),以及政党使用机器人分享有利于或不支持某一候选人的信息(75%)。

当涉及到一个团体出于政治目的,使用机器人来唤起人们对某一议题的关注时,尽管更多的人认为它不可接受(57%)而非可接受的(42%),这种反对意见还是没有上述的政党使用机器人强烈(75%)。

社交媒体bot泛滥,皮尤研究发现:多数国外网民将其看作“阴谋的化身”
社交媒体bot泛滥,皮尤研究发现:多数国外网民将其看作“阴谋的化身”

公众对其余用途的观点更为分散。至少有一半听说过社交媒体机器人的人认为这两种与业务相关的用途是可以接受的:企业使用机器人来推销产品(55%)和回答客户的问题(53%)。同样,对于新闻机构使用机器人发布新闻标题或新闻报道,公众的意见大致平分秋色,50%的人认为这是可以接受的,49%的人认为不可接受。当一个个人使用机器人分享图片或语录时,48%认为可接受,50%认为不可接受。

研究还发现,美国人越是了解社交媒体机器人,越是不支持机器人的一些用途。

这对前文提及的两种政治上的用途来说的确如此。例如一个团体出于政治目的,使用机器人来唤起人们对某一议题的关注,那些对机器人了解颇多的人比了解一些或不多的人更不接受这种用途,二者的接受率分别为34%和44%,低了10个百分点。同样,对于使用社交媒体机器人来传播对候选人的喜爱或憎恶,对机器人了解颇多的人和对机器人了解一些或不多的人相比,接受度分别为19%和25%。

社交媒体bot泛滥,皮尤研究发现:多数国外网民将其看作“阴谋的化身”
社交媒体bot泛滥,皮尤研究发现:多数国外网民将其看作“阴谋的化身”

对于社交媒体机器人的认识也影响了人们对帮助人们或组织自我提升的两种用途的看法。例如,有45%听说过机器人的人认为,使用机器人来推销产品的生意是可以接受的,相比之下,那些听说得较少的人中有58%持此态度,高出13个百分点。对于名人使用机器人来获得更多社交媒体粉丝这个问题,两个群体也有9个点的差距。

全媒派往期文章也多有关注社交媒体上涌现的机器人,案例有如《 聊天机器人是鸡肋吗?BBC的这款产品,真能帮用户提供热点信息增量 》、《 Quartz用机器人实现常效“话题追踪”,开放内容如何加知识buff 》,同时也有对机器人状况的担忧《 传媒业三年一个技术分水岭:红极一时的聊天机器人,真的凉了吗 》,还有近段时间出现的身披bot马甲进行内容运营的现象《 穿马甲的bot账号兴起,内容众筹这门生意还真是越来越红火了 》。

孰优孰劣,眼观六路自有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