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游寒冬:中小厂商相继黯然退场

“不夸张地说,半截身子已经入土了。”

吴琼看着空荡荡的工位,又叹了一口气。三年前进入手游行业誓要闯出一片天地的他,直言“今年公司遇到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危机。”

北京的初雪还没有下,但对于许多行业来说,寒冬已深。尤其是近几年较火的一些风口,比如共享单车,头部企业ofo陷入押金难退,屡被卖身的旋涡,摩拜胡玮炜和李斌已清算离场,为共享单车时代敲上一个分页符。

吴琼选择手游创业,除了爱好之外,也是因为当时看到了风口与红利。公司顺风顺水发展起来,但是2018年伊始,行业漫长的寒冬期来临,吴琼公司的业务也随之遭受重创。至今,“公司员工已经走得只剩下三分之一。”

一番交流下来,熊出墨请注意了解到,吴琼的公司并非个例,手游行业有数以千计与之相似的中小厂商,处境都十分堪忧。“游戏人只想好好活下去”已经不再是一句简简单单的玩笑话,中小手游厂商正经历着至暗时刻。

有劲使不出,被版号卡了脖子

“目前最大的难题就是拿不到版号”,吴琼双手一摊,“像我们公司,之前也没有过多的储备,版号暂停审批政策出来之后就傻了眼。”

今年3月29日,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游戏申报审批重要事项通知》,称机构进行改革,游戏审批工作进度将受到一定影响。在吴琼口中,这一天就是“冬至日”。8月15日,彭博报道中国网络游戏版号审批已被冻结。

而8月30日,一场大雪来袭,教育部等八部委联合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明确提到控制电子产品使用时长,“非学习目的的电子产品使用单次不宜超过15分钟,每天累计不宜超过1小时”,为此,国家新闻出版署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

手游寒冬:中小厂商相继黯然退场
手游寒冬:中小厂商相继黯然退场

入冬8个月已久,这期间没有一家厂商拿到版号,包括腾讯和网易。数据对比也十分明显,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18年手机游戏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全年经审批通过的国产网络游戏共计17423项,其中移动游戏有8039项。而今年1月1日至3月底,过审的移动游戏仅1872项,只有去年的23.3%。

手游寒冬:中小厂商相继黯然退场
手游寒冬:中小厂商相继黯然退场

另外,伽马数据近日发布了10月移动游戏简报,指出当月中国iOS日畅销榜TOP200游戏中,新游占比出现大幅下滑,达到今年除2月外的最低点。新游收入表现也不尽人意,10月移动游戏收入榜TOP20中,仅有《红警OL》一款新游上榜。

数量和质量皆是惨淡收场,伽马数据还给出预测,第四季度作为传统淡季,诸多因素之下回暖的可能性较低。

“外界都在说,版号之外手游行业还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确实,之前公司也打过山寨的擦边球,只想着做大流量,然后卖广告、卖内购。但是现在情况是,团队有精力去做新项目,却被卡了脖子,没有机会上线,也就无法变现。腾讯的《绝地求生》都挣不到钱,我们这些虾兵蟹将能有什么办法。”

这一背景下,某些自有妙计的山人,开始动起歪脑筋。吴琼透露,自从版号审批冻结之后,市场上版号买卖的活动屡禁不止,价格也相较之前翻了多倍。本来10万元走有一个的版号,近期已经被炒到近百万。

有法律专业人士表示,游戏版号的申请需要提交诸多材料,包括名称、游戏类型和一系列的截图,不法分子售卖的版号绝不会是完全配套,被查处的风险极高。相关的出版条例已有规定版号被禁止买卖,一经发现,涉案游戏便会按照“非法出版物”查处。

青黄不接,回暖遥遥无期

鲜有高质量的新游戏上架,造成最直接的后果就是,青黄不接。鉴于手游的生命周期较短,寒冬之中,若没能成功续命,后果可想而知。

有例为证。作为国内最大的网络游戏社区,腾讯游戏一直以来都是推动腾讯增长的重要力量。而今年,行业形势之变使得腾讯游戏所扮演的角色也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腾讯第三季度财报数据显示,当季网络游戏业务同比下降4%至258.13亿元,游戏在总收入占比32.03%,下降态势较为明显,已经达到2015年以来的最低值。有分析称,这主要是由于2015年11月上线的《王者荣耀》三年“服役周期”已满,从去年第三季度表现就已现疲软,而至今没有后来者接过接力棒。

手游寒冬:中小厂商相继黯然退场
手游寒冬:中小厂商相继黯然退场

这也直接影响到了腾讯整体营收的增速,根据财报信息,今年前三季度腾讯营收增速分别为,48%、30%和23.6%。因此,熊出墨请注意在《从Q3财报来看腾讯如何“过冬”》一文中才说到,腾讯开始寻找游戏之外其他的增长点。

行业另一领跑者网易,看似是好过一些,近日上线的《明日之后》,业界将其称为2018年最后一款拿到版号的游戏,帮助网易躲开了青黄不接的大坑。但是从业绩来看,其实也是不容乐观。

同《王者荣耀》一样,网易主打产品《阴阳师》增长也已乏力。虽然游戏业务依然是网易应收的支柱,但第三季度财报数据显示,其手游占游戏营收的比重较上个季度下滑6.7个百分点,占总营收的比重由上个季度的46%下降至42%。

从财报还可以看到,网易游戏的光芒已经被电商业务给掩盖。第三季度其电商业务净收入44.59亿,同比增长67%。有业内人士表示,在游戏行业整体下行的情况下,网易的电商业务临时作为补足,但是体量上对比仍与游戏业务有较大差距。

“巨头业务开展都那么不顺心,中小厂商自然更加难熬”,吴琼引用盛大副总裁谭雁峰的一句话,“2018年中小游戏公司依然处于三荒状态:产品荒、流量荒、用户荒。”

手游寒冬:中小厂商相继黯然退场
手游寒冬:中小厂商相继黯然退场

产品荒不难理解,流量荒和用户荒也是行业大势。据极光大数据统计,过去一年中,手游行业整体渗透率和用户规模都出现了较为明显的波动。从2月份春节57.8%的高点开始,行业渗透率一路下降,10月份时已到47.9%。用户规模则是从6.13亿下降至5.27亿。

并且,时至今日手游行业也尚未出现一丝回暖的信号。吴琼不禁感慨,“最初版号暂停审批,大家都以为最多两个月就能恢复。可现在来看,谁也不知道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有人出海,有人等死

“现在自救的路就有两条,一是延长已上线游戏的生命周期,二是去海外市场撞撞运气”。显然,这两条路都不好走。

特别对于中小厂商来说,走第一条路,意味着要吃老本,走第二条路,需要投入更大的精力和财力,这都将带来不小的资金压力。而手游行业的二八法则又决定着,位于长尾的80%的中小厂商只能争抢那20%的行业利润,所以寒冬之中保证生存就变得愈加困难。

像腾讯、网易,有资金实力也有品牌影响力,对出海的态度就非常积极,也取得了不错的反馈。伽马数据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8月份月流水超过2000万的出海游戏产品达到了38款,包括腾讯游戏出品的《PUGB MOBILE》、网易游戏出品的《第五人格》、盛大游戏出品的《龙之谷M》等。

手游寒冬:中小厂商相继黯然退场
手游寒冬:中小厂商相继黯然退场

“我也知道树挪死,人挪活”,吴琼也想过出海,但是考虑到公司的现实情况,只好无奈放弃。

“整个行业在2018年都是在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一方面是买量成本增加,“之前做出一款游戏,通过买量很容易就能够达到变现目的”,现在随着移动互联网红利消耗殆尽,买量效果有所下降,成本却水涨船高。据伽马数据统计,今年9月份广告投放数TOP20游戏广告投放总数为15198条,10月份这一数据已经下降至11338条。而另一方面,如果把钱投出去,短时间内没有新游戏造血,公司就会踏入资金链断裂的深渊。

日前有媒体报道,受寒冬影响,号称“千游之城”的游戏创业圣地成都,游戏公司的数量已经从1000多锐减至400家不到。吴琼身边也已有不少朋友因难以为继而黯然退场,他自己的公司,员工也从原来的30多人,缩减至现在的10人左右。“有过一次忍痛裁员,还有部分员工是主动辞职。”

在吴琼看来,与其说中小游戏厂商是在等待寒冬过去,不如直白点讲,就是在等死。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熊出墨请注意」,文:彬彬,转载请注明来源并保证文章完整性